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错·身

我用三世的伫立换取你一瞬的回眸。尔后,转身,永世不见

 
 
 

日志

 
 

◆ 别却 ◆ —— 平成十八年◇五月三十日◇冲田总司 祭  

2006-05-30 08:05:51|  分类: 废柴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平成十八年◇五月三十日◇冲田总司 祭

◆ 别却 ◆

 

1868年,庆应四年。

5月中,夜凉。

 

春末的夜风带着些许的凉爽吹进土方的房中。

桌上散乱的放着文卷,疲惫的男人单手撑额靠着墙边思考着。

半个多月前,近藤局长死了,死在“虎彻”之下。然而不是切腹。不能以武士的名义死去,只怕那人到死都会觉得是莫大的遗憾。而他的死,对活下来的人,对新撰组又何尝不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已经要撑不下去了吧!没有局长,壬生组最大的中心已经被击碎了。都说新撰组的人是壬生的狼,那么没有王的狼群还能存在多久?男人闭上眼睛在心中默默的想着。

其实自己这么多年厮杀下来,不管外貌性格有什么改变,本质还是没有变,不过只是一个卖药的药贩子。自己如何倒是不甚在意的,只是放心不下那个人,那个从决定上京的那一天起由自己承诺来保护的人。只是当年听到这个承诺的又还有几人留下?

风渐渐的大了,吹进屋内带出怪异的声响。烛火耐不住吹,明灭了数下后毫不挣扎的熄灭了。男人的脸在阴影中看不清楚,只觉得带来一片苍凉。一只素白的手从身后抚上了他的肩。

“谁?”虽然疲惫,可是身形丝毫不慢的一闪,男人直觉的抽出刀来指向来者。

“土方先生,别叫。是我。”轻柔的嗓音如同它的主人一般温柔。站在如水月光下的,正是应该在植木屋平五郎宅好生养病的总司。

“总司?你不好好养病怎么跑这来了?”土方皱起了眉头。责怪的语气中隐隐带着一丝焦躁。

“我没什么事的。只是突然想来看看你。”说完,总司顺势面向庭院坐了下来。拍了拍身边的木阶,“土方先生陪我说会话吧。很久没和你说过话了。”月光下,总司的长发安静的垂在背后,散发出的光晕显得整个人都不太真实了。

依言坐下的土方悄悄的握住总司的手,入手的冰凉让土方心里一惊。“给你倒杯茶吧。看你的手都冰成这样了。”说完想要起身,却被总司按下。“还是我泡给你喝吧。你也很久没喝我泡的茶了吧。”这样说着的青年带有让人无法拒绝的坚决。

无声的点了下头。不多时,两杯温热的茶水已经捧在手中。浅浅的饮了一口,熟悉的感觉带出记忆中的温柔。似乎有些倦了,总司将身子靠向土方,手无意识的沿着杯圈划着。

“土方先生,已经17年了吧!”看杯中的水一圈圈泛出小小的水纹,总司看似随意的说道。“从我九岁那年拿起刀……”

“总司,你……后悔过吗?”土方仰起脸,问出一个连自己都不知道是否想要得到答案的问题。微微的苦涩漫上他的心头。若是不悔,自己还是欠了他太多,多到自己还不清还不起;若是他说后悔呢?自己该说些什么?天边月色的温柔更衬出自己问题的残忍。自己想不出的问题便希望他给自己答案,不管这会不会撕裂他的心。

带着茶水温度的手将他的脸扳下,土方的眸对上了他的瞳。一片清澈。

微笑,然后开口。“虽然我作为鬼之子存在的时候比作为人存在的时间要多的多。但是,如果是为了守护自己重要的人重要的东西,那又有什么关系呢?阿岁不是也有鬼副长的外号么?因为杀了人才变成鬼,还是为了守护重要的东西才变成鬼,这个原因很重要吗?只要看结果就可以了吧!”

说完这段话后,总司的倦意看起来更浓了。月色下的肌肤显得有些透明,让土方没有来由的害怕起来。伸手揽住总司的肩,还是忍不住问,“那你,希望看到怎么样的将来?”

微微抬眼看了土方一下,稍稍思考了一下,“希望你能活下去吧,按自己的心意活下去。”低下头静静的又想了想,“还有就是,希望大家都能活着。不过在近藤先生已经不在的情况下,说这种话的我还是比较残忍的吧。”清灵的眼眸中那一抹悲哀一闪即逝。

“是……这样吗?”松开总司的肩,土方无意识的想去摸出身上的烟管。触到那泛着自己体温的金属后,手犹豫了一下,想起总司的病,最终还是没有掏出来。“总司,你已经做的够多的了。如果当初是我要你变强的话,那你已经为了这句话做了很多了。接下来,就换我来实现你的心愿吧!”

土方站了起来,在月光下的身影看起来异常高大。总司微微眯起眼看着这个男人,仿佛清冷的月光变成了白日里灼目的阳光。

放下杯子,总司拉拉土方的衣袖,“土方先生,不早了,我也回去休息了。你早点睡吧。睡一觉,明天起来一切都是新的了。”

风吹起地上的尘土,土方只觉得袖子一轻,再回眸时,却发现已经不见了总司的身影。只有他喝过的茶杯放在廊下,还留有一丝的暖意。苦笑了一下,土方也不做收拾重又进屋坐下,陷入了无尽的沉思……

 

数日后。有人自植木屋平五郎宅前来。

问及总司情况,来人摇头,言下之意仍不见好转。

忆及数日前夜里一切如常的总司,土方怪道,“前几天不是不咳了吗?一日夜间还来见过我。”

来人失色,随后笑言,莫不是土方先生记错了?这几日冲田君并未出过房门一步。

土方想了半晌,终不作声。

 

同年,5月30日。冲田总司逝。时年二十六岁。

 

次年,5月11日。土方岁三单骑冲入敌阵。战死。时年三十五岁。新撰组正式结束。

 

后记&部分说明:

其实想写的是带点菊花之盟的感觉。

不能再相见的两人,却被彼此牵绊。为了最后的话别,选择了以灵体的方式来见上一面。据说在菊花之盟中,那个按约前去会见友人的人,在友人家中一切如常的过了一个晚上,随后消散。那是生死的约定。但是我想当牵绊已经成了彼此生命的一部分,不用约定只用思念与心意也能做到这一步的吧!

只是这样想着。实际上,应该是爱史实多过爱PM,或许这篇文里有很多错误存在,但是我只是想要那个感觉。不知道有没有完美表达出来……擦汗。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