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错·身

我用三世的伫立换取你一瞬的回眸。尔后,转身,永世不见

 
 
 

日志

 
 

我想握住你的手  

2006-06-09 18:15:22|  分类: 废柴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想握住你的手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李商隐 《锦瑟》

七月。十五。夜。

挥手摒退了仆人,女子一脸倦意的端坐在铜镜之前。

今天是她的生辰。前厅依旧很嘈杂。夜虽然深了,宾客们却没有散去的意思。可是她却已经不想应付了。任性的装醉,任性的被兄长派了仆人送回自己的房间。对着铜镜的双眼是一片的清明。

微微的叹了口气,推开窗,却只看到一轮紫月诡异的挂在空中,夜风带着莲花浅薄的香气吹过她的发。结在发上的金铃细碎的响着。金铃是那个人送的。结在发上已经很久了,久到曾经只是及肩的发现在已然是犹如蛇般的曼长,久到那曾经乌黑的发已经褪却颜色,成为与雪同色的存在。多少年了?一年?两年?还是一百年?两百年?时间对于她的家族来说没有意义,仿佛已经存在很久的世家,住着百年也不会老去的人。

拉了拉缎子的衣襟,大红的色泽代表了喜庆,在她的眼中却仿佛干涸的血渍。青葱一般的十指被映衬的非常白,白到让人觉得毫无血色。合着雪白的发,与当年一样的容颜显得异常的怪异。伸手取了酒杯和小小的景泰蓝酒壶,女子推开房间的门,静静的走到小小的庭院中,对着一池的莲,对着天上的紫月,独自品酒。

长长的发委在地上,如同一匹白色织锦的缎子。池边很静,没有夏日应有的虫鸣,水在池中默默的流动着,不发出一点声响。喝了数杯的女子,似醉了又似清醒,在杯中斟满了清澈的酒液,高高的举起,看着紫色的月光穿透了薄薄的杯身,在自己的脸上发上衣服上投下暧昧不清的光泽。

“又是一年了……”语义不明的发出轻叹。流转在眼中的有惋惜有悲哀,更有隐隐的水光。

看似无力的软倒在桌上,却在听到一丝轻响后快速的起身。发在空中轻轻的舞了下,很快的又回复了平静。

“大小姐……”来人喃喃的低语着。

这声音却让女子激动不已,发上的金铃发出了急促的响声。是那个人来了吗?在我无数的生辰过后……

抬眼望去,只看到远处的树荫下站着一个男子。如同火焰一样颜色的头发用黑色的绳子扎起,形成羁傲的轮廓。白色的衣袖垂在身侧,却又被今晚的月光镀上了一层紫泽。他看起来并不是有身份的公子,却也不是一般府第中挣扎在最底层的使唤仆人。

“你还是来了。”女子失手跌落了杯盏,任由酒液泼洒下来,沾染在衣服上形成洗不去的斑驳。水光满了开来,一点一点的,浸润了她的眼角。“为什么不再叫我的名字?你应该知道的,我并不想做什么大小姐。”

两人隔着那长长的距离无语了良久。一时间,只听的到女子隐隐的抽泣声。大片大片的月光撒下来,撒在火焰般的发上,撒在血红的锦衣之上。

男人动了动,从身边不起眼的篮子里掏出白色的蜡烛点了起来。然后在树荫下摸出一罐酒喝了起来。背后隐隐的能看出靠着一块石碑的样子。女子止住了哭泣,吃惊的看着一切。

酒不是什么好酒,隔着老远就能闻出是酒肆之中贩夫走卒才会买的酒。她看着他一口一口的喝着,觉得自己的喉咙也火烧一样的受着刺激。为什么他不过来?难道他不是来找我的?女子天生的好奇与多疑让她一步一步的走了过去。全然忘记了,很多很多年之前,兄长告诫过她不能靠近那片树荫的话语。

她一步一步的走着,只听到发上的金铃一颤一颤的响,带出犹如招魂般令人不安的气氛。走了近了,才发现那男人并不是一直在喝酒。他总是喝一口,然后停下来,喃喃的说些话,好像在说给谁听一样的。

“大小姐,你知道吗?其实我曾经真的喜欢过你……”含糊的低语。不过这次女子却是听清了。当下就想照着他的头打一下,为什么这样的话不走过去和她说呢?

“三年了,我都没有来看你。不是因为忘记,不是因为忙。是因为,我不敢。”男子侧了下头,目光仿佛穿过了女子,遥望在池中的莲上。喝了口酒,他的眼神变得迷离起来,在那边又是叹气又是沉思。不再言语。

女子也幽幽的叹了口气,拢了拢自己的头发和衣摆,轻轻的在男子面前坐下。说什么不敢?当年有胆子把金铃结在自己的发上,却会没有胆子来看自己。才三年吗?为什么自己觉得他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看过自己了。单手支着头,女子有些好笑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我不是你的大小姐,只是这家的养女。你有什么话为什么不敢说?”想用手指去戳他的额头,却又碍于所谓的矜持生生断了这个念头。

“我还记得小时候和你一起玩的时候。你虽然是女孩子,却比男孩子还厉害。”温柔的勾起嘴角笑了笑,男人又喝了一口酒。“只是没想到,林家居然会想要收你做养女。没想到啊。”他仰起头,看着头顶黑压压的树枝,就好像这样看就能看到天上的星星和紫色的月亮。

他和她同时叹了口气。谁也没有想到,那个野的一塌糊涂的女孩会被治家甚严的林家收了去做养女。不过就是被林老爷的马车撞了一下,什么事都没有的情况下,却让两个人就这样分开了。

“其实,当时我是很想让你劝我不要做养女的。”低低的声音,随着金铃的一声声响,在空气中慢慢的漫开了。

“我知道你想让我劝你留下,但是为了你的将来,我能拦么?”苦苦的笑着,男子低头看着自己的手,“那时候的我们,太穷,太没有能力的。我们两家的爹妈都未必养的活我们。不让你走难道留你一起饿死?”手掌猛地握了起来。“但是这样的话,如果那时候知道是这个样子,我宁可留你下来饿死也好过让你在这里呆一辈子。”泪,一滴一滴的流下来,砸在石板上。整个人就像快要崩溃般跪在地上,身边的白烛寂静的烧着,在风里明灭。

女子有些无奈的笑笑,正想上去安慰他一下,却不经意的看到男子身后的石碑上刻着字,大大的“爱女”二字让女子一颤。急切的移步过去,只看到延续下去的字是“林氏”,其余的全然被男子挡住了。不敢相信的掩住自己的嘴,不让惨叫从自己的口中冲出。这不可能。不可能的!自己明明前面还在大厅中喝过唱过闹过喜过,为什么转眼间,却在这边看到自己的墓碑,字还是黑色的!

三年没有来看我,三年没有来看我……

我不敢,我不敢……

白烛,烈酒,石碑,紫月……

一切仿佛都旋转了起来,女子跌坐在地上,任由水光漫出。如果一切都是真的,那自己是什么?惨然的举起自己的双手,女子退了几步,没错,那妖媚的月光正透过指头投射在自己的脸上,落进自己的眼中。

“不要啊!”女子几步扑进树荫,急切的想握住男子的手,穿过了,一次又一次。“已经……是这样了吗?”傻傻的笑了几下,女子绝望的脸在树荫中显得异常苍白和凄凉。“已经连再握一次你的手都做不到了吗?”

男子毫无知觉的在地上流着泪,那是隐忍了多时的情感。最终还是决堤而出了。“你死了,死了三年了。这三年,我没有一天不和自己说,这是谎话,是骗局。但是我自己也明白,说着这话的自己才是在骗人。死了就是死了,我除了骗骗自己,我没有能力做其他的事情。我甚至没有勇气来看你。我不要看到你的碑,不要给你点上白烛。那样,我就真的认为你死了。再也没有回转的余地了。”擦了下眼泪,“可是,我听说,太过强烈的牵绊会困住死灵,不让你转生。所以,你还是安心的去吧。不要留在这没有意义的地方了。”话声越来越弱。双肩的抖动透露出男人的不甘。“如果可以,我还是想再一次握住你的手!”

奇迹般的,男子看到在黑暗中凭空出现了一双雪白的手,渐渐的红色的衣襟,雪白的发与金铃都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女子因为哀怨绝望而默默哭泣着的脸也一并的呈现了出来。脸色,依旧的白,如雪似霜。“这不可能!我能看到你了?”男子不敢置信的颤抖着双手,闻言抬头的女子停止了流泪,肿着一双眼睛看着男人。彼此都不敢相信的伸出手去,先是轻微的触碰。男子生人的温热体温和女子死者的冰凉触感让两人都是一惊,随即不顾一切的握在了一起。

“握到了。我终于再次握到你的手了。”

“嗯。”微弱的回应。“这是最后一次了。我想了很久才想起,为什么我会一直在这里。不单单是因为你的思念。更因为我也想再一次握住你的手。”

“三年了。你在这里等了我三年?”

“对。可是等的时间长了,我就忘了为什么我要等在这里,渐渐的,也忘了自己已经死了。只有等你来,一直留在我的脑子里。”轻轻的笑了,“心愿一了,我也不会留在这里很长时间了。这次真的该说再见了。谢谢你,最后来送我。”

就像她突然出现一样,她的脸也好手也好,都渐渐变得透明,仿佛随着风就会飘散开去。头发上的金铃响了又响,他看着她开口,却什么声音都听不到,只能看到“再见”两个字的口型。留在他眼中的,是女子最后满足的微笑。

一切都消散了,银色的月光照在地上,身穿白衣的男子站在树荫下,脚下是如织的白发与细小的金铃,手握着一件大红的衣衫,风里悠扬的传来清脆的声响,久久不散……

 

 

后记:

绝对是萌高考作文题的产物~话说我本来意图是写月下喝酒的美人来着~再古早点的意图是写真央别过的恋露,为啥到我写出来~完全就是两回事了么?

黑线~~反正现在交文了交文了~不要说字数爆了也要扣分扣到不及格啊啊~人家承受不起的~跪地~大家先看吧~擦汗~难得写正直的BG向的啊啊~抽筋~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