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错·身

我用三世的伫立换取你一瞬的回眸。尔后,转身,永世不见

 
 
 

日志

 
 

2008 HB to 青[Gintama|九妙]浮游华  

2008-04-18 00:13:58|  分类: 废柴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在前面的话~

哦阿~又一年了~对手指~~

恭喜你在这一年里面是当妈的人了~~~XDD~~

废话不多说了~~希望你越来越漂亮~~当然啦~~米多多~~儿子越来越温柔~~[喂喂!]

青青生日快乐!!!撒花~~~

下面……正文……OTZ

 

 

 

浮游华

之一 居待月

说不清楚从什么时候开始,九兵卫被决定要肩负起柳生家的重担。

不是没有争议,不是没有猜忌。但一切都湮灭在柳生家现任家主的一个冷眼之中。

就这样,年仅数岁的九兵卫穿着武士的衣服,在本该拍着花皮球唱那些古老歌谣的时候一次又一次的挥动那远远超过自己身高的竹剑。一切都只因为他是柳生家的子嗣,唯一的。

孩子是天真的。而天真的同时,也代表着残酷的直白。

当九兵卫不知道第几次被那些比他大的男孩子打倒在地时,随着扔到身上的石块和一句句“矮子”、“成不了武士”,不解和委屈同时涌了上来,变成泪水隐隐的含在眼眶里。

“你们在干什么!”随着一阵急促的木屐敲击石板路的声音,九兵卫只来得及看见粉色的和服下摆在自己的眼前晃动,便听到先前还在肆意妄为的孩童散去的嘈杂。

“是……是阿妙啊。”九兵卫用手背狠狠地擦去眼眶里来不及流出的泪。嘴角牵起难看的弧度。

“打架又输了呢,阿九。”妙笑盈盈的看着九兵卫,丝毫看不出之前的暴戾之气。

“我的目标是心胸最宽阔的武士。所以没有关系。”有些心虚的将手背在身后擦了擦,九兵卫很快的说着,“所以阿妙你要成为我股间的玉。”

看着九兵卫伸出小指要求拉钩,妙也伸出小指。

稚嫩的手指勾下属于孩童的约定,那时两个人都不曾知道,这个誓言的期效。

阿九只知道,如果没有阿妙,名为“柳生家”的墙将会困住他一生。至死方休。

* 居待月、十八日月——陰曆十八的月。意爲在屋內坐著等待,比十七日月出來得更晚。

之二 羽化

时间就像指间砂,须臾之间,就已消失不见。

孩子却随着这不可捉摸的流逝日日长大。

“阿妙!阿妙!”九兵卫风一样的跑过江户寂静的街道。冲着志村道场而去。心里满是被父亲夸奖后的兴奋。背在后背的竹剑,握手处泛着隐隐的光泽,足以看出主人的使用频率。

道场的门虚掩着。从门内传出男子低沉的声音,间或夹杂着少女尖细的叫声。“啪!”的一声,随着九兵卫拉开的道场大门,看到的是伏倒在地的阿妙。

少女纤细的身影卧倒在道场的木地板上,犹如绽放之后的落英,带着与平日不相称的柔弱。微微溢出的呻吟令九兵卫一下子抽出了身后的竹剑。

环视着在场的男人,一个、两个……还有一个天人。九兵卫护在阿妙的身前。握着竹剑的手渗出冷汗。咽了下口水,“我不管你们有什么理由,欺负女孩子总是不对的。”握剑的手紧了紧,眼神中虽仍有一丝怯意,却也隐隐流露出柳生家少主的威严来。

厮杀开始的是如此突然,男人的吼叫混杂着九兵卫的呐喊,交织成一片嘈杂。不同于孩子间的打闹,这里的每一下都是豁出性命的砍杀。血飞溅而出,一点一点落在道场老旧发黄的地上,合着前人留下的汗水印记成为道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一切也结束的如此突然。惨败的九兵卫躺倒在地上,受伤的眼睛不断的流血。天人害怕闹出人命,示威性的留下句狠话,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好像之前的拼杀不过是孩子的臆想。

阿妙扑过去,手指因沾染到九兵卫的血而颤抖着,迟迟不敢抚上那只眼睛。泪水肆无忌惮的流淌。哽咽的声音只会反反复复喊着九兵卫的名字。

勉强睁开一只眼睛的九兵卫抬起手擦去阿妙的眼泪。“抱歉,又输了。”嘴角牵起的弧度依旧如同当年一样难看。“本来还想保护阿妙你。看来我还是不够强大。”抬眼望着天空,只觉得一半的天空熏染了诡异的猩红,逐渐暗淡。宛如通往忘川路上绵延不绝的曼珠沙华。

阿妙哭着拼命摇头。一点点安慰的话都说不出口。两个孩子,一时之间已经无法言语。

等到柳生家的人带着医生赶来的时候,九兵卫的左眼已经没有挽救的余地了。

“如果可以,我就做阿九你的左眼吧。”阿妙咬着下唇,说出盘算已久的话。眼眶泛着红色,久久不曾散去。

“那就一言为定。”和儿时一样伸出手勾了勾,九兵卫转身离开。

此后,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两人不曾见面。

然则,这场变故,却令他们如同经过羽化的蝴蝶,过往的一切都如昨日黄花再也追溯不回。在十字的路口,彼此分别,走向不同的未来。

之三 樱吹雪

樱吹雪。樱落如雪。

银时坐在樱花树下,看粉嫩的花瓣飘落在酒盏之中。慵懒的笑容带着蛊惑人心的幸福。他一口将酒饮尽,转头笑道,“赏花就该这样,多串。”

被抢了绝佳位置的真选组副长不满的怒视着毫无自觉的白色卷毛头。如果不是记得警察的职责,恐怕早就拔刀相向了。

“呐,呐,土方先生不要生气。”状似无害的S星王子结束了和中华姑娘的热身运动,丢下正在被妙小姐塞炒鸡蛋的新八和山崎,走过来打圆场。

无奈的躲过冲田今天的第69次偷袭,土方啐了一口,就着银时的左边坐下。

今天本是真选组集体放假赏樱的日子。也是万事屋集体出游的假期。

因为山崎和新八的失职,造成两群人现在只能一起赏樱的危险局面。

不知道是谁提出要玩包剪锤,人多势众的真选组拿出早就准备好的道具意图与万事屋一争高下。而奖品却被近藤局长擅自定为阿妙小姐的炒鸡蛋。

“土方先生,你如果输了,副长的位子可就是我的了。”状似认真的总悟抬了抬手上的火箭炮。嘴角的微笑带着冬天的寒意。

“老板,你要是输了,姐姐说会做炒鸡蛋安慰你的。”状似认真的新八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继续去一边企图把刚刚被塞下去的炒鸡蛋弄出来。

“……”

“……”

樱花树下没有硝烟的战斗结束了。看着横倒一地的真选组组员和万事屋三人,阿妙独自笑着。

“赏樱,就该是这样啊。”抚住被风吹动的鬓发,阿妙看着从身后飘过的花瓣,笑得分外甜美。

伸回缀有花瓣的茶杯,九兵卫若有所思的看着水面。落樱随着水波上下起伏。方才阿妙的笑容他都看在眼里。还有,那段喧闹的赏樱时光。

幸福吗?伸手摸了下左眼漆黑的眼罩。被斗笠遮掉大半的脸看不出表情。

“少主,少主。”东城步跟在一边小心的叫着。“这里对少主身体不太好。我们还是回去吧!”

沉寂半晌,九兵卫刚想答一个“好”字,就打了一个喷嚏。

候在一边的东城步再次皱起眉头。“少主你都患了花粉症了。戴了口罩还会打喷嚏。何苦一定要在这边看樱花呢……”最后一个字消失在九兵卫冰冷的眼神中。

柳生家的少主无视身边男人的啰嗦,拉了拉斗笠和口罩径自回家。却始终记得阿妙最后那个笑容。

自己,也能让她如此幸福吧!手在身侧紧了又松。九兵卫想起了儿时的约定。

“……成为我股间的玉……”

“……做阿九你的左眼……”

口罩下的嘴角不自觉的上扬。在东城步看不到的地方,九兵卫露出了春天以来第一个微笑。

之四 五月雨

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冲刷着江户的石板路。

九兵卫撑着伞站在经年前离开的志村道场前。裤脚被雨沾湿,带来粘稠的不适感。九兵卫却好似完全没有知觉一样站着,过了很长很长的时间。

东城依旧躲在不远的暗处遥遥看着他的少主。

他轻轻的叹一口气。

过去的几个月就像梦一样。那天赏樱回去,没过多少时日,少主就带着那名叫作志村妙的女子回到柳生家。然后就是宣布要大婚。还没等东城从这个消息的冲击中恢复起来,志村家唯一的儿子带着真选和万事的人又来踢馆。一阵混战之后,柳生家众人发现自家少主输了。输的彻彻底底。

东城不知道为什么,和九兵卫一样,始终记得阿妙当日的那个笑容。那样的笑容,从她进了柳生家就再也没有见到过。从开始到结束,能看到的只是有时会蹙着眉头的妙。那时,他就隐隐的觉得不对,然则就是不肯去相信。

道场的门吱吱呀呀的打开了。带着眼镜的少年探出半身。“九兵卫,你找我姐姐吗?”

九兵卫不曾料想到新八会来开门。突然间有些手足无措。

“姐姐说了,带了哈根达斯的冰激凌就可以去找她。”少年推了推眼镜,镜片“噌—”的闪了下光。

“还有一年份的醋海带!”中华少女在屋子里认真的补充。

“还有一年份的草莓牛奶和巧克力芭菲!”死鱼眼的男人捏尖了嗓子在屋子里面继续喊道。

“哐—”的一声。屋子里的声音消散了。妙拍着双手从屋子里面走出来。背后是男人和少女微弱的呻吟。

“阿九,来了就进来喝茶吧。我做了炒鸡蛋。”阿妙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却仿佛是这湿冷雨季中不多见的暖阳。

“……”迟疑的沉默了一会,九兵卫抬起头,嘴角勾出一个微笑,“好。”

雨依旧细碎的下着,志村道场的门前已经空无一人。只有转身离开的东城知道就在刚才那一刻,发生了什么。

— 完 —

 

**没错!它就这样毛胚的结束了!被打~~新文体新尝试啊啊~打滚~~~>//////<一定要收!不许退货!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